关于

台湾完了?

  不少大陆人说,日本不行了,香港不行了,台湾不行了。那是这些大陆人走的地方还不够多,看的世界太不够广。

  日本很好,否则不会成为中国人海外旅游最受欢迎的国家;香港依然不错,一个高效廉洁守法民主的现代都市样本。

  当年,他舅舅在美国得了癌症,可是美国医生始终治不好,总是化疗,结果适得其反,加速了癌症进展。

  首先他们去了荣民总医院,台湾最好的医院之一。看完病,医生立刻收治舅舅住院。并没有要钱。住进去,医生是和蔼的,护士是体贴的,那种护理和客气,远远超过了北京人的想象力。

  北京人是见过世面的,可就是没见识过台湾医生和护士的和蔼和客气。这位部委朋友感慨得一道一道的。

  两周后,直到要出院,人家才来结账。(如果病人跑了呢?或者死活不付账呢?)

  住院期间,病人家属问,要不给舅舅打点营养药吧,静脉滴注什么的。这个要求,通过护士转达给医生,医生客气的说:这样不好,病人本来肾脏就快衰竭了,不要打营养药,他受不了。

  如果在大陆的某些医院,那就不好说了。病人要营养药?那就给吧。要多少给多少,多多益善,病人需要,花钱就行。干嘛要拒绝富有的病人的要求呢?

  刚进去,一位美丽的女士出现,问是否需要临终关怀服务。 病人衰弱如此,还是需要有人聊聊天的,可以吗?

  这位女士微微一笑:我们的服务,不用钱。我们真的只是想关怀病人,陪他走完人生最后旅程,只是我们医院的标准服务,是慈善服务。

  终于,这位舅舅故去了。家属大批从大陆赶去台湾吊唁。医院问,你们要什么服务,是佛教人士吗,是道教人士吗,我们都可以配合。用什么法器,做什么道场,可以。

  家属结账了,有点不解,问医生,药品和住院似乎不贵啊,好几周,才 2 万元多元?

  儿科主任(和这位癌症病人是故旧)说,我们确实不会收昂贵的药品和诊疗服务,我们有停车场,有收费;有楼下的大食堂,可以收费,还有其他物业收入。医院,本身没什么利润。

  一位家属去医院门口买烤地瓜。很便宜。前面有位女士也在买,是台湾当地人。这位女士对买地瓜的人说: 先生,你的地瓜很好吃,我先生很喜欢。

  他说,什么也吃不下,就是能吃几口地瓜了。也许他活不了太久,他让我把一些吃的,转送给你,反正他也吃不了。

  这位家属看到,卖地瓜的人,和这位女士,两人眼中都在流泪。家属心中一惊:这不会是两个人设局要欺骗我什么吧?

  不是。两人客气了一番,女士走了,卖地瓜的人留下礼物,擦拭眼泪,继续带着微笑问这位家属:您要几个地瓜?

  你以为人家衰落了吗?不是,台湾远远是先进,是儒雅的,是可爱的,她的路,还长着呢。